关灯
0

42个粉丝 如何实现过万转发?

摘要: 美国大选期间,一则对希拉里不利的假新闻引发了公众的愤怒,尽管后来警方和媒体都努力澄清真相,但仍无济于事。这则消息甚至导致了一起枪击案。在Twitter上仅拥有42名粉丝的Eric Tucker发布了一则未经核实 ...

  ■美国大选期间,一则对希拉里不利的假新闻引发了公众的愤怒,尽管后来警方和媒体都努力澄清真相,但仍无济于事。这则消息甚至导致了一起枪击案。

  ■在Twitter上仅拥有42名粉丝的Eric Tucker发布了一则未经核实的新闻,声称他发现某些特朗普的抗议者是受雇于人的“托儿”。这条消息后来被转发超过16,000次,特朗普甚至也转发这条假消息为自己推广。

  ■社交媒体的架构和设计正不断破坏着我们判断是非的能力,无人在意真相,大家只看到了暴增的粉丝量和惊人的转发率。

  ■假新闻已经成为一条完整的生意链条,广告商、假新闻生产者纷纷从中牟利。事实上,2016年美国大选期间的绝大多数在线讨论内容是机器人发布的。

  ■技术、社会激励、法律制裁或许可以帮助构建网络新秩序,就像我们当年对垃圾邮件做的那样。是时候全面反击了。

被遗忘的真相

  有人忙于散播虚假消息,有人忙于辟谣。

  2016年美国大选的结果早已尘埃落定,但大选引发的一系列争议还在继续发酵。

  几个月前,Facebook、Twitter等社交媒体上散布着一则假新闻,声称一家名为“彗星乒乓”的知名披萨店就是希拉里性虐儿童案件的事发地点。消息一出,大量的攻击性的言论涌入该店老板和员工的社交账号,有人声称要亲手杀了该店老板。

  尽管店老板马上联系了FBI和当地警方,并要求各大社交媒体删除了相关文章,但假新闻仍然持续扩散,最终甚至引发了一起枪击案。现在这则假新闻事件被称为美国大选“披萨门”。

无独有偶,《纽约时报》的一篇报道详细描述了另一则大选期间发生的假新闻事件。

  这则假新闻称有很多抗议者被装上了大巴,送往特朗普在德克萨斯州奥斯丁的见面会。奥斯丁当地一家市场营销公司的联合创始人Eric Tucker则在Twitter上发消息说,很多抗议者都是收了钱之后乘大巴车专门到特朗普的见面会现场参加示威。

  事实上,他并没有对自己所发布的内容的真实性进行求证,他的这条消息被转发了至少16,000次,在Facebook上超过了350,000次——更加令人不安的一个数字是,在发布这条消息之前,Eric Tucker在Twitter上只拥有42个粉丝。

 

  《纽约时报》写道:“这条消息引发了全国范围内关于阴谋论的讨论。特朗普先生甚至也利用这条传闻自我推广。”尽管Eric Tucker事后发现自己发布了假新闻,特意发了一条Twitter澄清,却只获得了非常少的转发和阅读量。

  “没人再做事实求证这件事了。我是说,特朗普就这样当上了总统。”某假新闻网站的内容贡献者保罗·霍纳在接受《华盛顿邮报》的采访时宣称“我认为特朗普能坐在白宫里都要感谢我”。

  无人在意真相,大家只看到了暴增的粉丝量和惊人的转发率。社交媒体的架构和设计正不断破坏着我们判断是非的能力,我们真的是时候面对这样一个事实:互联网正在杀死真理。无论是政治人物、或是普通人,都可能成为假新闻的靶心。

  作为生意的假新闻

  有这样一群人,他们以互联网为平台,以散播不实消息为手段,以“数据泡沫”为基础牟取暴利——发布和传播虚假信息已然成为一个行业。

  10年前便有人做过这样一个实验,首先他创建了一个虚假网站,在网站内植入了计算机随机生成的八卦新闻,例如“名人X与名人Y被捉奸在床!”之类。当访客在该网页搜索一个名字便会触发脚本自动编造关于这个人的故事。

  同时,他在页面上刊登了广告栏以及一个免责声明:明确说明该网页包含了虚假消息。但事实上,这则声明并未对点击率产生很大的影响,开发者依然收到了来自广告商的丰厚回报。

  可悲的是,10年后的今天,这已经成为一条完整的生意链条。Clickbait网站通过制造诈骗广告来赚钱,超政党网站通过发布谣言和阴谋论来影响公众舆论。假消息早已成为动机不纯的投机者的牟利工具。

  这个行业之所以能存活下去,是因为通过机器人程序控制僵尸账户或网站批量生产虚假消息的成本极低,看起来效果也并不差。事实上,关于2016年美国大选的在线讨论内容大部分都是由机器人生成的。

  全面反击

  现在社交媒体的状况与20世纪90年代末期垃圾邮件危机类似。当时由于大量垃圾邮件的涌入,致使邮件体系的健全性遭到严重威胁,这部分邮件中大部分是欺诈或恶意邮件。

  回顾历史,今天的垃圾邮件对我们来说只是微不足道的小烦恼了,因为我们已拥有像明邮(Brightmail)这样的反垃圾邮件技术,像MailChimp这样的邮件应用也限制了垃圾邮件,而法律更允许对最恶劣的邮件犯罪采取措施。

  与垃圾邮件问题的解决类似,解决社交媒体现存问题是不是也可以采取全面反击的策略呢?

  技术修复计划。以Eric推文为例,假如一开始程序就识别出他是个只拥有42个粉丝的新用户,就可以当机立断地给他匹配一个较底的信用水平。事实上Eric在爆炸性扩散后有过辟谣但收效甚微——因为那时网民们似乎并不再关注消息的真实性。

  社会激励措施。我们需要一个真相奖,用来奖励那些树立诚信榜样的新闻创作者,就像诺贝尔奖一样。同时我们也应该曝光恶劣行为,比如那些在创造和传播假新闻方面恶行累累、记录最为糟糕的新闻媒体或其他消息来源。

  是时候让法律登场了。我们需要借助国家的力量帮助提高互联网上内容的完整性,这并不是限制言论自由,而是使对虚假言论的发布者与扩散者的制裁有法可依,也让网络修复人员有法律支持和保障。

  当我们回顾互联网媒体的历史时,这将是一个至关重要的阶段,不是任由互联网退化成谎言的集中营,而是我们重新创造互联网,以实现它所承载的梦想的时刻。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说点什么...

已有0条评论

最新评论...

本文作者
2016-12-17 22:30
  • 1
    粉丝
  • 242
    阅读
  • 0
    回复
热门评论
排行榜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Copyright   ©2017-2018  易福网-专业的公众平台源码交流站Powered by©efwww.com!技术支持:易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