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0

腾讯组局,SaaS打牌

摘要: 腾讯to B看CSIG(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 该部门是腾讯2018年9月30日组织架构调整(以下简称930)后,观察腾讯to B进展的关键指示器之一。 而如今,CSIG的一个重头工作,就是组建腾讯自己的SaaS生态。 “希望能完整 ...
腾讯to B看CSIG(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 该部门是腾讯2018年9月30日组织架构调整(以下简称930)后,观察腾讯to B进展的关键指示器之一。 而如今,CSIG的一个重头工作,就是组建腾讯自己的SaaS生态。 “希望能完整看到SaaS打法。”今年3月,腾讯公司高级执行副总裁、CSIG总裁汤道生和腾讯公司副总裁、腾讯云总裁邱跃鹏在内部提出这个要求后,腾讯云SaaS生态布局开始动作频频: 

5月22日,首期腾讯“SaaS加速器”启动全球招募,共1500多家SaaS公司报名参与,40家公司最终入选。

10月29日,腾讯又发布“千帆计划”,在“SaaS加速器”之外,新增“SaaS臻选”和“SaaS技术联盟”,持续吸引SaaS公司加入腾讯生态。

上周末,腾讯第一期“SaaS加速器”的第三次课程刚刚在南京落幕。参加该加速营的一位CEO告诉「甲子光年」,几乎所有学员都如约到场,有趣的环节、宜人的环境、平等的互动设置保证了出勤率——而且参加这种高质量活动,花费也并不贵,腾讯会以赠送云券的方式返还大部分学费,既给了学员优惠,又是一种拉新、促销的手段。

 此外,930后升级为CSIG一级部门的腾讯产业生态投资迄今已出手了包括道一云、法大大、超级导购等在内的多家SaaS公司,腾讯将与这些被投企业在产品、技术、营销等不同层面展开合作。

如此花钱、花精力,SaaS生态到底对腾讯云有多重要? “迫在眉睫。”腾讯云副总裁答治茜对「甲子光年」谈到,腾讯云开展业务,必须拉上一帮小伙伴“打群架”,“腾讯云和SaaS合作伙伴间已到了谁也离不开谁的地步。” 本文采访了腾讯云副总裁答治茜、腾讯云战略投资总经理庄文磊、腾讯云SaaS生态运营总经理王琰,以及SaaS厂商道一云CEO陈侦、法大大创始人兼CEO黄翔、CODING创始人兼CEO张海龙、有赞CTO崔玉松等,试图回答: 

腾讯云布局SaaS生态,成色如何?

在当下时点,其局限、可能性乃至后发优势又在哪里?

1.“两条线”和“晚出发”

2013年年初,微信宣布用户数突破3亿。主要为中国移动和大型政企做to B 解决方案的道一(2017年改名为道一云)创始人陈侦预测,类似微信的IM产品也将席卷to B市场。 于是,当时办公地点离微信广州总部只有15分钟步行距离的陈侦去问在微信工作的老同学:腾讯会不会做to B市场的微信? “看不上。”对方非常肯定地回答。 陈侦松了一口气,开始抠出创业多年积累的资源和资金,调动精锐团队全力投入“企业版的微信”App上,并命名为“企微”。 一年多后,2014年上半年的某一天,陈侦开车经过小蛮腰,接到了微信邀请他一起做企业号生态的电话。“我后背一下子全湿透了。”陈侦回忆。这意味着,一年前还“看不上”这块市场的腾讯开始动心思了。 于是,陈侦说服团队砍掉做“企微”的资源,随后的2014年9月19日,道一和腾讯微信企业号共同发布了云办公SaaS产品,同期与腾讯合作的还有6家SaaS公司。这是腾讯打造SaaS生态的萌芽,只不过当时,挑头的是微信,而不是现在的CSIG。
这为整个腾讯的SaaS生态埋下了“两条线”的伏笔,其牵头者,一是腾讯内部最先启动SaaS生态的微信;二是作为SaaS公司基础设施提供商的IaaS业务部门,即腾讯云。 而从2014年9月微信企业号发布办公SaaS产品,到2019年腾讯云以一系列动作开始担当腾讯SaaS生态大任,整个腾讯的to B打法还要经过4年多的摸索。 这期间,930是一个分水岭。 此前,以腾讯云为代表的不少部门已或多或少浸染to B市场,但出发较晚,又缺公司整体层面的战略性引导,腾讯的to B队伍表现稚嫩。 一个例子是,2015年,直播平台斗鱼的商机线索来到时,腾讯云的各小团队还争相谦让,不想接手。他们对直播平台的用云量“一无所知”。 

直到腾讯云员工第一次站在斗鱼的数据大屏前时,他终于被斗鱼每月几百G的带宽用量暴击,还没缓过来,斗鱼技术负责人又淡淡地说:“噢,这个点播的用量还不算多,我们最近的直播消耗也很大,一个月有几个T(TB,计算机存储容量单位,1TB=1024GB)。”

几个T,意味着每月仅斗鱼能带来的收入就能达成腾讯云视频云团队2015年的年度业务目标。但当时云视频团队差点就与斗鱼这类客户失之交臂。

此外,腾讯云之前也没有足够的人来服务客户。不管是与腾讯合作的SaaS厂商、客户,还是腾讯内部员工,都向「甲子光年」提到了腾讯在走访客户和商业谈判时“没有排面”。当华为云、阿里云拉上SaaS合作伙伴,动辄十多个人集体出动以表重视时,腾讯常常只会在相同规格的会议里派两三个骨干。 而930之后,公司上下统一意识,高举高打地做to B,并把腾讯云作为to B 的关键突破口。 一方面,腾讯云人数快速扩张——一位已在腾讯工作10年的老员工去年年初转岗到腾讯云;此前,他所在的事业部用10年才走完了人数翻10倍的历程,而腾讯云从去年年初的3000人扩展到如今的8000人(CSIG的总人数),20个月就翻了近3倍。 像这位老员工一样从去年开始陆续转岗到CSIG的员工不在少数,“现在从别的公司挖人也更理直气壮了,都是和兄弟们说,云是一个新市场,增长很快,速来。”上述员工告诉「甲子光年」。 在腾讯20年的历史上,这种团队规模爆炸的情形并不常见。在2010年3Q大战后,腾讯把自己的手收束至社交与游戏,传导到人员上,其总雇员增速从2011年到2014年持续下降,2014年达到低谷0.72%;而CSIG从去年930至今,雇员年增速高达60%,既超越了历史,也远超腾讯同期20%左右的平均值。


 另一方面,在对外合作尤其是投资上,腾讯云带有明确的“战略投资”风格,专门成立了“云启产业生态平台”,并以该平台中的产业生态投资部门牵头推动所投项目与腾讯云在技术、产品、解决方案和营销等各层面开展深度合作。 

比如今年10月,一站式云端软件研发协作管理平台CODING成为腾讯云全资子公司后,直接将办公室搬到了深圳南山区的腾讯总部旁。CODING创始人张海龙告诉「甲子光年」,这样更便于两边团队随时开会讨论:“我们现在是一家人。” 

腾讯云此刻挑起腾讯SaaS生态大梁,背后的逻辑是云计算整体竞争中心的变化:当IaaS层的计算和存储能力趋同、且价格压缩空间已有限时,差异化竞争的重点便转移到了服务上。 

用腾讯云副总裁答治茜自己的话来说,腾讯做SaaS生态已“迫在眉睫”。

因为服务的本质不仅是要铺足够多的人,也要有足够全面的产品。作为能在 “最后一公里”交付产品和服务的SaaS,其重要性不言而喻。而云厂商不可能做完所有的SaaS产品,也不可能快速培养出一帮能做to B交付、实施的人。于是做SaaS生态成为一个必选项。今年3月的北京阿里云峰会上,阿里云新任掌舵者张建锋首次公开亮相就提“被集成”、“阿里自己不做SaaS”也是同一个道理。 对腾讯云而言,搭建SaaS生态能够快速获得细分行业Know-how并带给客户完整、统一的服务。
 对SaaS厂商而言,他们也喜见大厂入场,让行业带上“聚光灯”,在腾讯云的扶持政策下,获得品牌、商机、技术、产品等维度的借势。 于是,从今年3月至今,腾讯CSIG建立起了横跨PCG(平台与内容事业群)和WXG(微信事业群)等多个部门的协同体系,开始全力做SaaS生态,并宣称要将99%的SaaS场景交给合作伙伴去做。 这一生态布局的具体载体,是在今年10月末和盘托出的“千帆计划”。该计划包括“一云、一端、三大项目”,以腾讯云和企业微信这一云、一端为基础,打通B端和C端的连接,再结合腾讯生态的其他产品和服务,如安全、位置服务等,共同支撑上层的三个项目——“SaaS加速器”、“SaaS臻选”和“SaaS技术联盟”。

10月29日,腾讯云副总裁答治茜在“全球数字生态大会成都峰会”上发布SaaS生态“千帆计划”。

12下一页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说点什么...

已有0条评论

最新评论...

本文作者
2019-12-9 09:17
  • 1
    粉丝
  • 188
    阅读
  • 0
    回复
热门评论
排行榜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Copyright   ©2017-2018  易福网-专业的公众平台源码交流站Powered by©efwww.com!技术支持:易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