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0

互联网公司有哪些“逼死人”的制度?

摘要: 9月19日,38岁的Facebook员工Qin Chen选择用自杀结束了自己的生命。一周以后,接近400名华人聚集在Facebook位于Menlo Parkde的总部门口,自发举行了一场悼念活动。有媒体报道,Qin在自杀之前,被公司加入PIP(即perfo ...
9月19日,38岁的Facebook员工Qin Chen选择用自杀结束了自己的生命。一周以后,接近400名华人聚集在Facebook位于Menlo Parkde的总部门口,自发举行了一场悼念活动。


有媒体报道,Qin在自杀之前,被公司加入PIP(即performance improvement plan,中文为绩效提升计划),而进入PIP组的雇员在一段时间内如果不能达到标准,就会被炒掉。因此,不少人认为,工作压力、与上级的紧张关系、欺压等职场常态很可能是压倒Qin心理防线的最后一根稻草。

Qin所遭受的压力,也是硅谷乃至互联网行业很多人普遍遭遇着的压力。

发展速度快、竞争压力大的互联网行业,在表面的光鲜背后,是从业者超乎常人的努力和付出。而处在互联网公司的员工,很多时候并没有多少选择权。严苛的公司制度、高压的绩效考核、紧张的工作环境,以及歧视、排挤、冷暴力……在这些明规则和潜规则面前,互联网人的倒下可能只需要一瞬间。

本期小酒馆,编者采访了7位互联网行业从业者,与他们聊了聊自己眼中的公司制度与企业文化。

他们之中,有人忍受着月报周报日报统统都要写的折磨,有人因为害怕绩效被打C、为部门背锅而小心翼翼,有人因为领导不合理的要求感觉“自己每天都在生产垃圾”,有人周六加班成为常态,有人被绩效考核里的企业文化部分折磨得“生不如死”。

大多数受访者都不满的一点是,考核制度很多时候只是一个幌子,员工能不能得高分全看领导心情。几乎每个人都想过离职,离开的人有的发现换个公司问题解决了,有的明白了人不能改变环境、只能改变自己,没离开的人还挣扎在制度和自我之间。

这个世界上,从来就没有容易的工作。这7个故事里,也许你能看到自己的影子。

月报周报日报统统都要写,阅读量达不到目标不能下班
(沈迅 | KOL工作室设计师)

我是一名设计师,在一家KOL工作室工作。在我的设计师小伙伴圈子里,我是目前唯一一个不光要写周报、月报,甚至每天还要抽时间来写日报的人。写日报是门学问,既不能说自己什么也没干,也不能说自己什么都干了,还不能太优秀,不然就没有“进步感”。

这都不算什么,最奇葩的是,老板让我们自己给自己定考核制度。没有考核,意味着万事皆考核。

比如,微信公号文章必须全员转发,当天必须达到多少阅读量大家才能下班,否则就集体在公司工位坐着,重复转群的动作,还要截图发到群里,毫无隐私和自由可言。再比如,团队信奉“一个都不能少”政策,别人加班要陪着加班,领导吃饭要陪着一起吃饭,不准请假,否则会被认为不合群。

我个人是特别不认同强行加班文化的,在我眼里,除了有紧急任务,没能力的人才会加班,这样的人还招他干嘛? 但如果有紧急任务,再晚我也不会应付了事。

为了训练设计师,我的领导经常会给一些工作之外的“练习”:只规定出图的时间,没有主题、没有素材,让我们freestyle,说实话我觉得这纯粹是在浪费时间。我们私下自己也会练习,这是设计师的基本素养,但公司的做法和练习根本搭不上边,甚至还会耽误我的正常工作流程,得不偿失。

我和同事不止一次和领导沟通过这个问题,但是没有效果,让我们找自己原因,是不是效率太低、是不是害怕挑战?领导有时候就像我的甲方一样,甩一张图过来,说我就要这样的风格,结果我做什么他都会挑一点错,但不说实际的需求,往往到最后又会启用最初的第一版。

一开始我压力真的非常大,后来我和一位前辈经常聊天,她有句话点醒了我,她说既然公司没有开除你,说明这就不是能力的问题。大方向不是个人能改变的,向好的同事学习经验,经历过这场仗,人会变得更职业。

后来我咬牙坚持不离职,没想到公司那几个原本抱团的高管自己闹掰了,不欢而散。公司不能继续朝前走,我也辞职,换到了自己喜欢的单位,才发现原来不是每家单位都有这么奇葩的制度。

那段经历让我明白,一家公司既然有如此不合理的制度,那一定存在巨大的隐患。业绩的考核其实也是公司发展的晴雨表,公司都没业绩,个人怎么能有很好的业绩呢?如果我将来自己创业,给员工的业绩考核,我自己肯定会首先完成。

必须有个人要得C,业绩最差还会为部门KPI背锅
(李庆 | 美团前员工)

我们每季度的绩效目标都是自己写,写好以后交给领导,但是考评的时候,不按绩效目标来。领导具体按照什么标准评级,我们不清楚。我认为,和他的个人判断和喜好有很大关系。有时,完成目标的同事也会被打C。而且我们部门有个潜规则,人员超过一定数量,就必须得有一个C,即便大家都能按照既定的目标完成任务,也还是有人会被评为C。

被评级为C的员工,年终奖少不说,也不能参加晋升。我有过一段极其不愉快的经历,我自己曾经单独负责过一个项目,进展不错,也不缺人,结果领导在项目快要结束的时候,硬塞进来一个人,名义上是给我多个人帮忙。这个人和领导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过来以后和我一个职级。因为我被打了C不能参加晋级,所以她就拿着我的成绩去晋升了,第二年名正言顺变成了我的领导。

后来我和领导沟通,不仅没效果,还被骂哭了。领导说我矫情,摆不正自己的位置。在大厂,这都算小事。为了完成KPI,加班熬夜都是常事,女孩子压力大到月经不调也是常事。但是没办法,完不成KPI,年终考核的成绩就会很差,最重要的是,要防止成为绩效最差的那个,否则还有可能为部门的KPI背锅。

123下一页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说点什么...

已有0条评论

最新评论...

本文作者
2019-11-24 16:36
  • 1
    粉丝
  • 174
    阅读
  • 0
    回复
热门评论
排行榜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Copyright   ©2017-2018  易福网-专业的公众平台源码交流站Powered by©efwww.com!技术支持:易福网